给穷人提供贷款

来源:www.tyrsw.net

发布时间:2019-03-26 21:47

经济学研究资源的优化配置,至于资金如何优化配置,则主要是银行和信用评估机构的工作。经济学是这样一门学科,某些经济理论的谬误往往根深蒂固,正如亨利•哈兹利特所指出:与人们所知道的其他研究相比,经济学被更多的谬误困绕着。(参见马克•史库森:《经济思想的力量》P79)在关于是否应该给穷人提供贷款的问题上,就有许多先入为主的看法:

——孟加拉国经济学家穆罕默德•尤诺思想努力解决当时在孟加拉农村十分猖獗的高利贷问题,试着说服银行向穷人提供贷款,但所有的银行都拒绝了他的建议。银行家们理直气壮地说,贷款给没有能力提供担保的人不符合经济规律。

——穷人吃饭都成问题,把钱借给他们,他们肯定不会还钱。

——穷人没有信用,穷人不讲信用,因此,不能借钱给他们。

——穷人没有抵押物,把钱借给他们毫无保障。

——穷人是不值得信任的,连饭都吃不上,借了钱是不会还的;如果真要借钱,要有抵押和担保;而穷人家里没什么可以抵押,也找不到担保,所以不能借钱给他们。 

 

这些观念都是在现行的金融体制之下,人们约定俗成规矩,也是银行业的惯例,这样,银行就成为一个“嫌贫爱富”的机构,它热衷于向富人提供贷款,美其名曰“锦上添花”,而没有兴趣向穷人贷款,因为“雪中送炭”不符合经济规律。

总之,在现实世界,你越有钱,越能贷到更多的款;反之,如果你没有钱,你就贷不到款。

 

按照马克思经济学说,货币是发动社会再生产整个过程的第一推动力和持续的动力。马克思曾经反复强调货币资本作为第一推动力的作用:“资本主义的商品生产——无论是社会地考察还是个别地考察——要求货币形式的资本或货币资本作为每一个新开办的企业的第一推动力和持续的推动力。特别是流动资本,要求货币资本作为动力经过一段短时间不断地反复出现。全部预付资本价值,即资本的一切由商品构成的部分──劳动力、劳动资料和生产材料,都必须不断地用货币一再购买。”(《资本论》第二卷,第393页)也就是说,任何人只要组织生产,都离不开钱,与有钱的富人相比,穷人就更需要钱。

如果按照“穷人就是没有资格取得银行贷款”的逻辑,如果所有的银行都信奉上述教条,那么,穷人就永远也没有资格从银行或者其他信用机构获得贷款,那么,他们也就只能永远受穷,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但是,偏偏就有人对这些教条持否定态度,而且创办了专门为穷人服务的银行。此人就是孟加拉国的穆罕默德•尤诺思博士(参见:www.unesco.org,Education and Poverty Eradication - Grameen Bank)。

 

尤诺思出生在孟加拉南部沿海城市吉大港一个宝石加工工场主家庭,曾留学美国,在那里获得了经济学博士学位。孟加拉国是亚洲人口密度最大、也是目前贫困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人均GDP只有250美元。1972年,尤诺思回国后,任教于吉大港大学经济系,他面对无法用经济学理论向学生解释的贫穷现实,决定重新做一名学生,抛弃理论教科书,以村民为老师,去研究揭示每天都在穷苦人现实生活中出现的经济学问题。  

 

尤诺思在调查中发现,有相当部分的贫困人口是由于缺乏初始资金丧失了很多可以自救的经营机会。他认为“信用”是最基本的人权之一,不管一个人是穷是富,他都有权利被人相信。可西方经济学却无视穷人的自尊心和迫切希望脱贫的心情,偏偏认为不该贷款给他们。 

 

一天,尤诺思在学校附近的乔布拉村,看到一个农妇在制作竹凳。他问:做一个能赚多少钱?农妇答:资金是高利贷者的,加工一个竹凳只能赚0.5塔卡,收入极其微薄。他问:如果你自己有钱,加工一个竹凳能赚多少钱?农妇说可以赚3-5塔卡,这等于为高利贷者加工收入的6-10倍。第二天,他组织学生调查,发现这种情况很普遍,村里还有42个同样的人,他们共借了865塔卡,合27美元。这使他震惊、恼怒,这42户人家的苦,难道就差这27美元吗?于是,他拿出27美元,让学生借给那42个人,让她们还给放贷人,等产品出售后再还给他,讲好不要利息。结果农妇们很守信用,实现了诺言。 

1976年8月,他还和他的学生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村做了个试验,利用他自己的财产担保说服当地的农业银行向贫困农户提供一些贷款,发现“给贫困农户提供贷款可以促进他们组织生产自救”,而且贷款的回收率也比较高。

 

然而,真正的扶贫需要大量资金。怎么办呢?尤诺思急中生智,到学校附近的银行以自己的名义申请了1万塔卡(约合174美元)的贷款,然后把这些钱以小额贷款的形式贷给需要的人。他给这个带有摸索和实验性质的扶贫工程起名为“格莱明”(孟加拉语“乡村”的意思)。 

 

尤诺思同情妇女,“格莱明”工程95%的贷款都是向妇女提供的,他认为妇女在贫困面前比男子更软弱无助,同时妇女在贫困中保护儿女的决心和意志要比男子大得多。但孟加拉还是一个保守的农业国,男尊女卑思想和大男子主义仍很严重,绝大部分妇女一年到头除了干农活便足不出户,更不要说和陌生男子接触、交谈了。在这样一个国度里主动向妇女贷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诺思不得不隔着一堵厚厚的墙,向从未谋面的妇女们大声介绍他的扶贫贷款,几乎叫嚷似地建议她们“贷点款吧!”很多时候,嗓子都喊哑了,对方却毫无反应,甚至拒绝。然而,更令他难堪和伤心的是,有人说他贷款给妇女是别有用心,还威胁要杀死他。尤诺思贷款的一个重要特色,就是不要求担保,但是,他有一个条件,贷款人必须参加以村为单位组织的文化学习,从学写自己的名字起步。这样规定主要是为了在贫困人口中“扫盲”。他说,可不要小看写自己名字的能力,它不光是一项扶贫运动,也是妇女解放运动。 

 

结果这项工程取得了很大成功,很多人在它帮助下摆脱了赤贫状态。一位叫阿玛占的妇女,贫困先后夺去了她的丈夫和9个孩子。尤诺思贷款给她,帮她搞手工编织,她自己动手编竹篮出售。攒了一些钱以后,她又买了一头母牛饲养,现在她卖牛犊和牛奶,不但还清了贷款,日子也越过越红火。

 

在成功效果的鼓舞下,1983年孟加拉的中央银行与政府相关机构共同出资创立了孟加拉的“格莱明银行”,其宗旨是将小额贷款发放给贫困农户,帮助他们发展经济、改善生活条件。迄今为止,该行有1609家分行,为56012个村庄服务,雇员人数达到14536,自从设立到2005年8月,总借款人达到504万人,其中96%是妇女。累计发放贷款2422.4亿塔卡,贷款偿还率为99.02%。(参见格莱明银行网站www.grameen-info.org)尤诺思说,与那些贪污巨额银行贷款的上流社会腐败分子不同的是,穷人诚实地还贷。可见,穷人是讲信用的!

 

“格莱明银行”这家名副其实的穷人的银行,是国际上公认的最成功的银行,目前全球有60多个国家正在复制其经营模式,既有发达国家,又有发展中国家。